这些环节都是没问题的

纺织行业人士张景升说,工商局会在市场抽查、质监局会在服装厂抽查,但基本不会去布料厂查,布料厂只是靠送检、自检。

陈老板:布行里面放着一小块布的样板,让你选择,可以看一下手感和成分。我们根据布厂提供的,有什么含量,含多少,我们是不可能做检测的。

欧阳长梁说,服装行业与食品情况差不多,有品牌的相对让人放心,但去年阿迪达斯、耐克、hm和ck等品牌被抽查出衣服上残留有毒有害物质,布料残留就是罪魁祸首。

陈老板:加工环节怎么会有毒?加工就是车一下,裁一下,烫一下,这些环节都是没问题的。

欧阳长梁:面料商提供的材料也是经过相关部门监测,但提供报告后,面料还是可能有不合理的成分,但我们作为加工商来讲,只要面料商提供报告,我们就视它为通过的。

李小姐:如果你要测试的话,你就剪一个a4纸大小的,我们只能保证你送检的这批染料合格,你提供的报告,他们就默认近期都合格。

在布料残留化学物质中,芳香胺致癌,不合格的ph值和甲醛刺激皮肤、呼吸道,如果贴身穿,对身体伤害不小。布料会残留化学物质,这是行业皆知的现象,那么关于布料这块是否有人监管?

钱竞芳介绍,之后纺织厂将纤维纺成纱线,再织成布,之后需要染色、印花,进行抗菌、防皱等处理,处理过程中都会涉及化学物品。

这些没有经过检测、也不知道是否合格的面料,被加工成校服进入校门,穿在孩子身上。而众所周知,面料的制作链条很长,染料上色、熨烫整理等各个环节都可能涉及化工原料。

记者在网上搜了一下,大大小小的服装布料检测机构多如牛毛,仅东莞地区就有上百家。记者以厂商的身份,咨询了一家检测机构负责人李小姐,她告诉记者,报告不能作假,但可以在送检的布料上稍加注意。

张景升:一直都有这个规定,谁卖的谁负责,布料问题是商家负责,服装厂买面料的时候,要对面料把关。

李小姐:去年下半年天猫抽查不合格的东西,被下架了;商场抽查了一遍,检测了甲醛、芳香胺,哪个牌子哪个公司的不合格都被公布,抽查了一次运动品牌,一次童装。

杨先生:一个厂家拿回来几百种布,人家哪有那么多资料给我?要达到什么标准的话,你只能自己去检测,我们没法提供。

陈老板的厂在东莞郊区,面积不大,接校服的订单最多只有几千件,他这样的小厂是没法直接去布厂进货的,只能在中间商--布行买布,但这些布料上只有成分含量,没有相关检测报告。

钱竞芳:棉花需要抗虫,种植过程中撒农药,里面可能有有害物质;化纤在生产过程中为了后面纺纱方便,会在纤维表面涂一层化学物质,如果用量不当会把有毒物质带进去。

布料是否合格,要靠进布料的服装加工厂来把关。目前,服装厂对面料的把关大多依赖检测报告,但这些报告是否就一定可靠?

有一些小加工厂为了压缩成本,买的还是布厂的尾货,广州的杨先生就是一位中间商,他说价格最多能便宜90%。

据经济之声报道,毒校服风波愈演愈烈,家长开始关注厂家。记者找到了广东一家校服加工厂的陈老板,他苦笑着说,本来订单就不多,以后估计更少了。他喊冤说,毒校服与加工环节无关,是布料的问题。

东华大学纺织学院教授钱竞芳说,其实还不止制作环节,最初级原料比如化纤、棉花也都可能有化学物质进入。

记者表示担心有关部门的抽查,李小姐安慰说,大规模抽检并不多,去年只有三次。

钱竞芳:一般要经过洗涤,在洗涤过程中,大部分化学物质被去掉了,但也有厂家洗涤的时候偷工减料,可能导致ph值偏酸偏碱、甲醛。如果按要求去洗,都能洗干净,指标都能达到,问题是企业没有关注这个。

至于学校校服、公司制服,甲方下单,服装厂加工送货,不走市场销售的很难被抽查到。但是对于出口服装,由于欧美市场有严格认证要求,温州一家服装出口企业执行总裁欧阳长梁说,每批出口产品都必有面料检测报告,但不会二次送检。